首頁 産品分類 公司簡介 客戶案例 招商加盟 mg幸运的锦鲤注册 聯系我們
×
服務熱線
在線咨詢
在線客服
醫生頻繁被偷拍、偷錄,怼回去還是…
2019/05/12
患者錄音理由五花八門,作爲醫生看到他們拿出手機,你要清楚一件事兒……

患者就診過程中,拍照錄音是常態
自從智能手機普及後,很多人走到哪兒拍到哪兒。
拍自己沒什麽,可未經允許就拍別人,還是在別人工作的時候,是不是有點不禮貌?

這種情況有個群體遇到的還真不少——醫生。
醫生坐診時,就經常被拍照、錄音甚至攝像。最近聊城“假藥門”事件中,也有錄音的情況發生,
那麽到底拍錄的患者和被拍錄的醫生是什麽感受呢?有一家媒體做過調查。

醫生經常被錄拍,患者拍攝理由五花八門

記者隨機采訪了20名醫生和30名患者。

20位醫生:

受訪的20名醫生中,有15人表示,曾被患者拍照或錄音過。
另5名醫生稱,聽過,並不陌生。也就是說,超七成受訪醫生有被拍照、錄音經曆。

30位隨機受訪患者,年齡從20歲到75歲不等。 

30位患者:

其中5位年紀稍大的患者稱,並不會使用錄音筆或手機;
9位表示,從未想過要給醫生拍照、錄音;16位患者表示,曾在醫院給醫生拍過照或錄過音。

而拍照、錄音的原因也是千奇百怪……

20歲的大學生張同學:自從有了手機,她幾乎每次去醫院,都會拍照發朋友圈,只爲“證明自己沒有放棄治療”。  

24歲的李先生:“我就拍過一次,是我朋友喝醉的時候。”
朋友喝醉挂急診,在醫生接診時,顯得很滑稽。出于好玩,他將醫生和朋友一起拍了下來。  

46歲的建築工人黃師傅:
工地有時候會出事故。如果有工友受傷送診,他和同事都會跟在後面拍照,目的是爲了方便工友後期辦理工傷賠償事宜。  

新手媽媽王女士:王女士剛爲人母,碰到女兒生病,她總是異常緊張。
在醫院等到專家接診後,她會偷偷拿出手機錄音,回去再反複聽醫囑,以免疏漏。  

與她一樣,其他6位患者也表示,去趟醫院不容易,因爲接診過程較快,怕記不清,他們也會用手機錄音記錄。  

32歲的晏女士:醫療事故是可能出現的,而一旦出現,證據往往最能保護患者。
在就診前,她往往就會打開錄音設備,記錄整個診療過程。必要時,還會拍下醫生的長相和姓名,以防後期維權陷入被動。

而最後這種情況,常常會讓醫生心裏感覺不適。
 

錄音作爲證據,是有先決條件的

首先,在民事訴訟中,錄音資料可以作爲證據來使用,
其次,其證據取得必須合法,最後,孤證證明力弱(只有錄音難成氣候)。

民事訴訟證據規則第七十條規定:要使錄音證據成爲判決依據,必須符合兩個條件。

其一,錄音證據的取得必須符合法律的規定,錄音雙方當事人的談話當時沒有受到限制,
是自覺自由的意思表示,是善意和必要的,是爲了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和查明案件真實情況的;

其二,錄音證據錄音技術條件好,談話人身份明確,內容清晰,具有客觀真實和連貫性,
未被剪接或者僞造,內容未被改變,無疑點,有其他證據佐證。

劃重點:內容連貫、不可斷章取義。

在醫患糾紛中,作爲患方,一般想用錄音的方式取得的證據是能體現醫方自認有錯的證據。
是否有錯,無論是從公平的角度,還是從專業的角度,都應該是排除當事人以後的第三方評價,
所以,即使是有醫生自認有錯的內容,也不應該成爲評價醫療機構存在過錯的法定依據,這應該區別于其他事項對于自認的法律效力的認定。

面對錄音莫慌張,做好分內工作

對患者來說,錄音是自由的,但建議首先要取得醫生的同意,
偷錄、偷拍的行爲只會傷害醫生的自尊,影響診療的質量。

對醫生來說,當患者提出錄音的要求時,應該冷靜對待,至少先搞清楚患者的需求,並要求患者提供錄音文件拷貝。
更穩妥的做法是化主動爲被動,設置談話室,完善錄音設備。

在廣州醫師協會某論壇上,鍾南山院士曾就患者錄音事件說過這樣的話:
醫生跟患者不是對立的,我們(醫患)應該站在一起,另一邊的應該是疾病,醫生與患者共同對抗疾病。

當然言語謹慎同樣重要,只談病情,只談治療,不評價自己,不議論他人。

 

醫患本是一家,遇事互相尊重

人類之所以尊重醫生,

就是因爲敬畏生命。

尊重、理解醫生的前提是信任,

唯有信任才有雙贏,

醫生才敢堅守救死扶傷的崗位,

才能在無法預料的將來,

挽留住只有一次的可貴生命……

尊重醫生,從我做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