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産品分類 公司簡介 客戶案例 招商加盟 mg幸运的锦鲤注册 聯系我們
×
服務熱線
在線咨詢
在線客服
醫生:我沒帶醫師證,但我必須去看看
2019/03/31

3月29日下午,從北京飛成都的CA4198航班上發生了驚險的一幕。飛機起飛一個半小時左右,一位年輕男乘客突然開始抽搐,雙手僵直、雙眼上翻、口吐白沫,沒有意識,情況十分危急。此時,飛機正在萬米高空,機組緊急廣播呼叫醫生幫助。幸運的是北京宣武醫院神經外科醫生徐躍峤、何川、高鵬三位醫生正好在這趟航班上。
 

“我當時聽到廣播呼叫醫生,‘刷’地一下就站了起來,我的兩位同事幾乎也在同一時間站了起來。”徐大夫是神經外科重症監護室的醫生,“可能是我在重症監護室工作,經常搶救病人,身手比較敏捷,所以第一個沖了過去,占據了C位。”徐大夫沖到患者身邊之後,何大夫和高大夫也緊隨著趕了過來。“患者就在我的座椅後方六七排,我趕到他的座位旁邊時,他還在抽搐。”16年的臨床經驗告訴徐大夫:這應該是一個癫痫大發作的情況,剛好是神經外科最擅長治療的病種之一。

 

經過三位醫生的及時處理,患者轉危爲安,事後,這趟航班上的熱心乘客寫了微博,將拍下的照片和感人的文字一起發到網絡上,熱心的乘客說:“爲北京宣武醫院的三位醫生點贊,爲這趟正能量滿滿的航班比心!”面對網上的各種表揚,徐大夫特別低調地說,每個醫生遇到這種情況都會沖上去的,“不會有絲毫的猶豫。”

我沒帶醫師證,但我必須去看看。
 

張若愚是東莞市人民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醫師、質控科科長。3月21日晚,他出差從杭州飛往海口,乘坐的是南方航空CZ6666航班,晚上9點多,飛機剛起飛,加速上升的時候,廣播響起了。

 

“我一聽是有個女性旅客突發不適,空姐問有沒有醫生。我立即舉手示意,說我是醫生。”張若愚回憶。

 

“謝謝您,請問您有醫生證件嗎?”空姐問。

 

“我沒帶,但我是醫生,我必須馬上去看看。”張若愚回答。

 

空姐沒有再多問,立即導引張若愚到女乘客所在的經濟艙第一排位置。

 

經過張若愚的診斷,女子只是普通的腸胃炎,注意飲水,休息即可。

 

張若愚囑咐空姐:把女乘客靠背後傾一點,喝點溫開水,觀察一下。然後便回到座位上了。

 

杭州飛海口,需要近3個小時,大概還有半個小時到海口的時候,飛機顛簸得厲害,空姐又找到了張若愚。

 

原來,又有乘客突發疾病!是一位男性乘客。

 

張若愚又趕緊過去。

 

經過患者的自述以及觀察。張若愚感覺患者的脈搏平穩,由于吃過降壓藥,血壓應該沒大問題,初步懷疑他是暈動症,也就是暈機了,然後血糖可能也有點低。

 

他囑咐空姐給男患者喝點甜的溫水,然後到空置的頭等艙休息,觀察一下。

 

兩名乘客情況後來都好轉了,空姐送上機組特地准備的食品,有香蕉、酸奶……也特別感謝張醫生的准確診斷和出手相助。

 

後來接受記者采訪時,張若愚說,“其實我想呼籲,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最重要。帶不帶醫師證不重要,帶不帶我們都是醫生。”